时·冥

多重人格,斯德哥尔摩症候群,现实主义,中二病患者

论妖精与黑豹的相容性

#辣鸡文笔预警
#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#有大量私设预警
如果辣眼睛请告知,我会撤掉所有tag(严肃)
接上文
正文
对于复仇者联盟的内战,你是持中立态度的。毕竟你不是复仇者,不用思考那么多东西。(不是)
“特查拉以个人名义追逐冬日战士,他们现在在柏林……你要去吗?”佩姬问你。
佩姬是里昂涅斯派去各地的间谍之一,目前在CIA工作。
“我不应该去的,”你换了一个说法,因为于公于私都没有理由插手内战,“而且,我还有点事没有办完。”简单一句话,你得安抚人民。在纽约发生的战役让居住在当地的里昂涅斯人饱受战火之苦,而在那里的里昂涅斯人死伤惨重,二十人遇难,你经过多方交涉,才让她们回到里昂涅斯。
天知道你有多想为她们复仇――英勇的妖精们为了保护纽约的市民,壮烈牺牲,而死因是被路过追逐敌人的复仇者们砸了一栋楼在身上。
在安葬她们时,现场悲声一片,你几乎是木着脸完成了整个过程。
你想为她们复仇,但是,你是战士,更是一位国王。你不能草率的攻击复仇者――那将引来国际问题。(震惊!里昂涅斯国王竟对复仇者联盟痛下杀手!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?)
他们必须被制约。有了这一认识,你签署了索科维亚协议。
还有就是里昂涅斯协议。无穷尽的偷猎者已经耗尽了你的耐心,在发现有一个偷猎者是某个国籍的人之后,你带着灵枪出现在那个国家领空,指挥灵枪对其造成毁灭性打击。自从那次事件之后,联合国希望世界各国与里昂涅斯共结友好。
但那不仅只是友好的象征,同时也是双方互不干涉的密约。
然而,人们最为恐惧的,还是抵御了无数人入侵,并以恐惧感威慑他们的,妖精王的力量。
金,其名为,妖精王·哈勒昆。
等这个协议签订下来,你就不用每天早起(不),戒备的那么森严,可以放松一些,腾出巡逻的时间处理公务。
然后,也能去看他了……去看特查拉。
想到这,你涨红了脸,干咳几声,“我有事先走了,工作辛苦。”然后快速走开,仿佛有人在追似的。
“真的是……相当纯情的王啊……”佩姬笑着摇摇头,回去工作。
“哈勒昆大人,是时候浇灌妖精王之森了。”杰拉德走过来,行了一礼。
“嗯,是时候了。”你走到生命之泉后的一个坑旁,用灵枪划破手臂,将鲜血注入坑中。几秒后,伴随着地震似的震动,妖精王之森开始以极快的快速生长了十分钟,然后停下。
每月你都会用鲜血浇灌森林,让它长成它应有的样子,这个月当然也不例外。
简单的止血后,你接到了一通来自你的好友,一位加入复仇者联盟的变种人的电话,是泽地。
泽地是认定要保护的人,在你失忆期间,她背负起了你,并且一直在保护你。在恢复记忆后你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与她定下“会保护你一辈子”的约定。
“小泽?”你划开接听键,同她聊天,“喔我的上帝!!你终于接电话了!!我需要你的帮助,金!!”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泽地的声音,还混杂着爆破和叫喊的声音。
“你在内战现场。”你肯定道,“是的!而且我们需要帮助!我们得在三十六小时之内抓到巴基,史蒂夫和山姆!”
“……我这就过去。等我几秒。”你叹了口气,“奥斯陆!”那只大狗再次出现,你通过它,来到了柏林机场,出现在泽地面前。
“金!!见到你太好了!!”泽地上前熊抱住你。
“好了,援军到了,现在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吧。”托尼无奈道。
“对手是史蒂夫,旺达,克林顿,巴基,山姆和斯科特。”泽地快速清点了一下人员。
“明白。灵枪Vasques第五形态――增殖。”灵枪转了几圈,分裂成许多小灵枪,它们能像“枪”一样通过你简单的示意和手势任意控制,十分方便好用。
你注视着托尼身后的一大堆汽车,打了个响指。
灵枪快速击穿了汽车,解了托尼的围,然后通过你的示意,绕回来击穿了一辆白色的货车。
双方交战,你这次是一个辅助。
“灵枪Vasques第一形态――灵枪。”你操纵灵枪对着旺达发出大量快速的,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,成功打断了她对克林顿的帮助,同时也打断她了去帮巴基对付特查拉的念头。(这才是本意orz)期间你还顺手帮了一下彼得,把他从那个大家伙下面解救出来。
“灵枪Vasques第二形态――守护兽。”这次灵枪变成了一只软乎乎的大布偶熊,你指挥着布偶熊一拳把那辆扔向特查拉的车子打成两半。
“谢谢。”你听到他操着一口瓦坎达腔这么说道。
声音真好听啊……你张了张嘴,最后吐出了一句“没关系”。
该死!!你怎么就偏偏说了这句话呢!?他会不会觉得你高冷,不好相处什么的!?这可怎么办……
正当这时,你听到托尼说话了,“我说,我们这边还有谁有什么特殊才华要展示一下的吗?我绝对欢迎。”
本来你不想用这招的,但是看到斯科特把手伸向了特查拉,你忍不下去了。
“灵枪Vasques第五形态――增殖!炸裂的刀雨!”你张开左手上举过头,将小灵枪围着科斯特各种乱划,扰乱他的视线,然后将它们聚集到他头顶,握拳。小灵枪像下雨一样穿透了他的战服,深深地扎进他的身体各个地方。
之后的事你就不怎么参与了,一直跟着特查拉,直到你看到了一直下坠的罗德。
“灵枪Vsaques第二形态――守护兽!接住他!!”你突然踉跄了一下,但还是继续对灵枪发出指令。
是刚才放血太多导致低血糖了吗……头好晕,眼前也是一阵发黑……
你摇晃了两下,发现你不对劲的特查拉赶到你倒下之前拉住你,帮你保持平衡,不至于平地摔,“你还好吗?哪里不舒服吗?”
“呃……我没事,就是头晕……”在这种状态下驱动灵枪比你现象的还要费劲,你咬紧牙关,勉力支撑着,直到罗德平安落地才松了一口气。
过度绷紧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,眩晕感瞬间加重。特查拉放手的那一刻,你几乎是立刻倒了下去,而眼疾手快的特查拉再次接住了你。
你一头扎进了他的胸膛。
欸!!!什么情况!!!刚才不是……
你红着脸,大脑一片空白,这种状态简称大脑死机(不)。感受着特查拉发达的胸肌,你刚想说什么来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,就感觉到了他胸膛的振动,特查拉好听的声音再次传入耳朵,“你生病了吗?”
径直抬头,你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过惊慌,但更多的是担心。
脸上的热度又上一层。你慌乱的摇头,“我没事,可能是浇灌森林的时候……啊不,没事!!”一边说着,你撑着他站起来。
其实,一直注视你的特查拉在刚才像发现新玩具的猫咪一样亮起了眼睛。
真可爱呢,再多逗逗吧……?
可能是男人的天性,一向绅士的特查拉动了一点小心思。
泽地也过来了,“你怎么样?还好吗?”看着她不安的眼神,你摸摸她的头,“真的没事,就是没力气了,回里昂涅斯可能要推迟一会。”
就是辛苦了杰拉德……得帮我抵挡一会要我签字的各种文件……
想到这,你苦笑了一下。
而在这时,佩姬给你传来了视频,“王,已经查到了,那个应该审讯的巴恩斯的人被掉包,他被发现死在了浴缸里,而且在现场发现了酷似巴恩斯的人皮面具,这证明了特查卡国王的死并非巴恩斯所为。”
“我知道了,辛苦。”你点了点头,掐断了通讯。
“你还要去吗?”你问特查拉。
“不,有人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我不能再让仇恨蒙蔽我了。”他闭了闭眼,坚定的说。
“事情结束了,我先回去了,回见,金。”泽地坐上汽车,自己跑了。
你又叹了口气,思索自己该怎么回家。
“至于你现在回不了里昂涅斯,又无处可去……”你听见特查拉说道,
“要不要去瓦坎达坐坐?”

评论(6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