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·冥

多重人格,斯德哥尔摩症候群,现实主义,中二病患者

论妖精与黑豹的相容性

#辣鸡文笔预警
#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#有大量私设预警
时间轴是黑豹,韩国釜山
正文
有人从英国伦敦大不列颠博物馆偷走了被制成标本的妖精翅膀。
为了追回它,金决定插手此事,把翅膀收回来。 根据佩姬的线索,走私妖精翅膀的人就在这里交易。
佩姬和索菲亚聊了一会,她看了看金,点点头招呼身后的人为两人拉开帘子。
通过安检门,确定身上没有武器,两个人为她们拉开了地下赌场的大门。
“说不定买家已经到了,四处看看,小心一点。”佩姬低声说到,“嗯,那就各自看看吧,你也注意安全。”金点了点头,走下楼梯,到一个台子前买了点筹码,简单向周围扫了一眼。
而佩姬在楼上,她从高处俯视着赌场,以免错过什么。
两人待了一会,门又开了。
金不动声色的抬头扫了一眼,几乎是愣在了原地。 是特查拉,带着奥克耶,还有一个人。是娜吉娅,特查拉的前女友。
金垂下眼不去看他们,刻意忽略娜吉娅挽着特查拉的手,也刻意忽略自己心脏的钝痛。
金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另一个台子。
好巧不巧,她又看到了熟人。
“默琛。”金走到她身后,“所以你就是买家?”默琛耸了耸肩,“我只是美国政府的代表。”潜意思就是不能放水。金拍了拍她的肩膀,转身离开,“待会小心,别受伤了。”默琛笑了笑,“你也是。”
本来两人不怎么引人注目,但是还是有人看到了她在和一个人谈话。
默琛在同伴的询问下无奈地说:“里昂涅斯的国王在这里,大家打起精神。”
金大致转了一圈,通过对讲器小声对佩姬查对话,“又来人了,十六个。”“看见标本了吗?”“目前没有看到。”“估计他们带枪了。”“又发现十个人,情况不妙。准备动手吗?”“再等等,人太多不好动手。”“我看到翅膀了,动手吗?”“别急,再看看。”金安抚道。 佩姬喝了一口威士忌,压下冲动的情绪,“遵命,王。”
变故就在这时发生。奥克耶被发现了,两方大打出手。“我们上,务必在这里收回它!”金打了一个响指,以“增殖”形态隐藏在外套里的灵枪全部出动,金指挥它们转化为“守护兽”的形态,冲过去一拳打倒几人,夺回标本。
“已经拿到了,快走!”金招呼着佩姬。 “别让金带走标本!!拦住她!!”几个人喊着,冲了上来。 “佩姬,你带着它先走,我来拖延时间!”金操纵着布偶熊将标本递给佩姬,“去找奥斯陆!它就在门外!”
“那请您务必小心一些!!”佩姬行礼,快速离开。
金打了几个手势,布偶熊挥起拳头把所有试图阻拦佩姬的人全部打倒,眼看着佩姬跑出大门,金松了一口气。
但是她忘了身后还有人。一个男人趁着金松懈的时候,一拳打向她,没有防备的金被他打飞,直接砸塌了一个台子。没给她喘息的机会,那人快速翻过桌子,用手肘死死卡住金的脖子,把她从地上提起来。 他的手越收越紧,金皱着眉头,勉强呼吸着,脸上出现了苦闷的表情。快要窒息了……因为缺氧,金甚至没有力气抬手来操纵灵枪摆脱困境。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在这个人手里的时候,一个人扑上来打倒了那个男人,把她救了下来。
“咳咳咳……!!”金被他揽进怀里,大口的呼吸,被激出了生理性泪水。
“金!!你怎么样!?”特查拉充满焦急的声音传来,金却轻轻推开他,摇摇头,“……我没事,你去做你的事吧。” 以近乎冷漠的语调说出这句话,将关心她的人亲手推开,把自己关在箱子里。她在害怕。
金不敢抬头,她怕特查拉看到她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。 明明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关系,只是她单方面的喜欢特查拉,而且他有喜欢的人,她不该上去凑热闹……那么就要远离他,离得越远越好,默默的把这份感情放在心底,不要去打扰它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可是特查拉太温柔了,一次一次的关心自己,让她产生了错误的想法,甚至希望特查拉的眼中只要自己。
自己已经坏掉了,从里到外,从头到脚,彻彻底底的,坏掉了。
坏掉的自己配不上他。
“再不去追,你就没机会了。”金低着头,不去看他。
恰巧,娜吉娅在喊他,“特查拉!!快追!!不然想找他们就不容易了!!”
特查拉没有说话,只是一直在盯着她看。
金一定是误会了什么,得找时间向她解释一下。他想。但是现在抓到克劳比较重要,只能先委屈她等一会了。
“等着我……我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答复,答应我,好吗?”特查拉认真地看着金,问她。
“……”金没有回话,良久,缓缓的点头。
“谢谢你,金。”他笑了,然后去追赶奥克耶她们。
金操纵灵枪击退阻挡她的人,在巷子里找到了奥斯陆,通过它回到里昂涅斯。
任务完成,成功的拿回了翅膀,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晚上,她拿出手机,看着通讯录里特查拉的名字,落下忍了一晚上的眼泪。她抱着手机,强迫自己闭上眼睛。
一夜无梦。

评论(5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