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·冥

多重人格,斯德哥尔摩症候群,现实主义,中二病患者

论妖精与黑豹的相容性

#辣鸡文笔预警
#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#有大量私设预警
时间轴是黑豹,第二次仪式之战
接上文
正文
分手后的思念不叫思念,叫犯贱。虽然他们没有交往,更别提分手。
听说特查拉又要和人在试炼之地打上一架,金坐不住了。
她任性的通过奥斯陆到达瓦坎达,化形后跟随瓦坎达人来到瀑布下,默不作声的看着特查拉与艾瑞克打斗。
之后的一切发生的顺理成章,特查拉先开始压制住了艾瑞克,但是很快就被艾瑞克夺回主导权,被反压着打。
快反击啊特查拉!这么下去你会输的!!
金心急如焚,但是苦于不能插手,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,希望他扳回一局。
神灵并没有回应这个期待,特查拉被逼的倒退几步,一下子摔在水里,艾瑞克赢了。
看着艾瑞克又走向特查拉,金觉得不大对劲,悄悄的避开人群冲下瀑布守着,生怕艾瑞克下狠手。
结果这个灵验了。没有反抗力气的特查拉被举起来,直接扔下了悬崖,金操纵“守护兽”悄悄救下他,但是由于落差的冲击太大,他昏过去了。金只得带着他来到一个山洞里,操纵“花粒园”给他镇痛,慢慢治疗伤口。
想到祖厉给特查拉喝了什么,她想了想,快速瞬移到大墓地,躲过浇花的人,把一株心形草连根拔起小心的收好,顺便入侵了了一个女孩的记忆。
她从心形草里取出果实,用“增殖”在空中捣成汁,一点一点灌给特查拉喝下去,然后用灵枪挖了个坑把他盖起来。
然后再次使用“花粒园”把那块地包起来,连人带土一起送到姆巴库那里,趁着他没醒,赶紧通过奥斯陆溜了。
金:深藏功与名

评论(7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