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·冥

多重人格,斯德哥尔摩症候群,现实主义,中二病患者

论妖精与黑豹的相容性

#辣鸡文笔预警
#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#有大量私设预警
接上文
正文
闹别扭似的举动过后,最尴尬的就是理智回笼。
金双手交叠放在下颌前,面无表情,甚至想打死那个冲动的跑去瓦坎达的自己,冲动是魔鬼啊。
金的面前放着不停振动的手机,但是她不敢接了,因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“特查拉”。
犹豫了许久,金终于还是划开了接听键。
该死的心软。金在心里唾骂自己。
“……我是金。”她尽量平静的和对方说话。
“金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特查拉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。听起来有些严肃在里面,但是更多的是请求。
“……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出于两国是盟友的前提,金并没有拒绝这个请求。
“我不能让艾瑞克统治瓦坎达,他已经准备把振金运送出瓦坎达,你我都了解振金的力量,所以必须阻止他。”特查拉简单说明了情况。
“你知道我没有必要帮你。”金冷淡的反击。
“那你为什么救我?”这次特查拉的声音中透出了明显的笑意。
金愣了一下,随后语无伦次的解释,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“因为什么?”他笑着,坏心眼的追问。
金用手捂住发烫的脸,“因为……”
我喜欢你,所以不能放着你不管。但是这种话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……
“啊啊好啦我知道了!帮你还不行吗!”金自暴自弃的大声说,然后挂断电话。
太难为情了……金把自己缩成一团,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冒烟的球,她冷静了一下,轻轻的笑了。
另外一头的特查拉盯着手机,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收不回去,在苏睿看来宛如一个智障盯着手机傻笑。
完了,苏睿四十五度望天,恋爱使人变傻,印证无误。
五分钟过后,金带着变成抱枕的灵枪出现在特查拉眼前。
“金。”特查拉笑着,想和她说话,但是金没搭理他,自顾自的落地,问候王后,苏睿,罗斯探员和娜吉娅。
“我们打算让哥哥吸引火力,我,娜吉娅和罗斯探员去阻止振金运离瓦坎达。”苏睿把计划告知金。
金思考了一会,“我帮你们把飞船打下来,然后再去支援他。”
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该走了。”娜吉娅说着,跑了几步。
趁着特查拉吸引火力的时候,金找了一块空地,让灵枪变为“光华”。
“光华”会长成一颗巨大的植物,金黄色的梗,绿色的像玉米一样的花苞,然后突然绽放,花开的时候会发出光芒,使得一切攻击对象尽数消亡。
金操纵着它,在罗斯探员击落一架飞船后,把调转方向攻击他的飞船尽数击落。
“谢谢,国王陛下。”罗斯探员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,“不用,你快从实验室出来吧,有人在攻击那里。”金解释道,然后让灵枪转换形态,变为“增殖”,转身去帮特查拉解围。
炸裂的刀雨成功的冲开了边境部落的防御,金不作停留,直奔苏睿而去。
苏睿和娜吉娅陷入了与艾瑞克的苦战,眼看着苏睿就要落败,金赶到,一边指挥灵枪与艾瑞克打斗,同时把苏睿拉到身后,一副保护的样子。
“把他交给我,你们去帮特查拉。”金腾出空来对两人交代着。
“你没开玩笑吧?她们二对一都不是我的对手,何况一对一?要不然你们三个一起上吧?”艾瑞克嘲笑到。
“不用,一对一就好。”金傲慢的反驳,“你们去帮特查拉吧。”
苏睿和娜吉娅对视一眼,决定相信金,于是跑来去帮特查拉的忙了。
金漂浮在空中,把“增殖”恢复成灵枪原来的样子,冷漠的看着他。
艾瑞克摆出战斗姿态,“来吧。随时欢迎?”
话音刚落,灵枪就以极快的速度划破他的右脸,没等他回过神,金就开口嘲讽,“这可不行啊,怎么不好好的躲开呢?”
艾瑞克伸手抹了一下伤口,认真起来。
的确,一开始是他轻敌了才会受伤,但是之后不会了。
证明是,之后金的攻击都被他一一阻止,但是金把他越逼越高,让他站到了塔尖,仗着战衣释放能量的功能,把金的灵枪弹了回去。
金不紧不慢的转动着灵枪,让它再次变为“增殖”,通过一个响指操纵它们围绕着艾瑞克攻击,然后左手张开上举过头让它们在他头部上方聚集,最后左手握拳,让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射向艾瑞克,刺穿他,当然,受牵连的还有建筑物。
金在几块建筑中找到了他,她降落下来,走上前看看他死透没,但是变故突然发生。
本来奄奄一息的艾瑞克突然站起来,一拳击飞了没有准备的金。没给金站起来的时间,他冲上去扣住金的双手把她摁在地上,另一只手拿着短剑,锋利的剑尖慢慢靠近金的心脏。
金费力的挣扎着,但终究是白费力气,在剑尖刺穿心脏的前一秒,特查拉扑上来把他推开,连带着他自己,两个人一起掉到深洞里。
“特查拉!!”金担心的不行,但是这毕竟是那两个人之间的战斗,她不应该去干涉。
但愿你没事,特查拉。金在心里祈祷道。
瓦卡比向奥克耶放下武器,特查拉也成功夺回王位,现在他是瓦坎达的国王陛下了。
皆大欢喜。
金看了一会瓦坎达的夕阳,准备离开。
“金,”瓦坎达年轻的国王出言,“谢谢你帮助我们。”
“不用,我要回去了。”金伸手打算召唤奥斯陆。
“我说过我要给你一个解释。”
“我不想听了。”
“你喜欢我。”
是肯定句。
他知道了!!
“我喜欢你,金。”
一记直球。
“开什么玩笑,你喜欢的不是娜吉娅吗!?走开!!”金将灵枪的枪尖对准特查拉的脑袋,“再说这种话,我就杀了你,走心。”
“我只当娜吉娅是妹妹,我真的喜欢你。”特查拉真心觉得这次自己玩脱了。
“别说了!我在釜山看到她挽着你了……”金瞬间红了眼眶,哽咽起来。
“金……”特查拉无奈,用力踢击地面跃向金,一把抱住她带到地面,“那是必要的逢场作戏,相信我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”
特查拉认真的看着金,表白。
“什么……”确定特查拉的真心,金涨红了脸,扭过头不去看他。
“你的答复是什么呢?金?”特查拉伸手轻轻的把她的头扭过来,迫使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。
金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还在试图躲避。
特查拉思考了一下,眨眨眼,故意向她的耳朵吹气,用气音说,“答应我吧,my love。”
金剧烈的抖了一下,用带着水汽的眼睛颤巍巍的抬头看他,像极了被欺负的小猫。
“我也喜欢你……”软软的奶音传进耳朵,黑猫陛下满意的眯起眼睛,他一把把金揽进怀里,“你是我的所有物。”
年轻的黑豹就此宣布所有权。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