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·冥

多重人格,斯德哥尔摩症候群,现实主义,中二病患者

论妖精与黑豹的相容性

#辣鸡文笔预警
#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#有大量私设预警
不出意外完结,感谢看到这里的看官们,再次为我的辣鸡文笔致歉,以及没有写出陛下万分之一的好
接上文
正文
杰拉德最近很苦恼。瓦坎达的国王陛下三天两头借着“与里昂涅斯和平外交”的借口跑来看自家的王,有时候甚至会在里昂涅斯住一晚。
金可忍,杰拉德不可忍!公然秀恩爱什么的去死吧!杰拉德踢翻了狗粮,拆了狗屋,甚至还想高举火把大喊“烧死异性恋”。
杰拉德摆出冷漠脸。呵,特查拉。
金也是有些不习惯特查拉这么两头跑,她有和特查拉商量过这个问题,得到的答案是,“My love,你可以搬到瓦坎达和我一起住……苏睿也很想你。”
他显然不想提有关这个的任何事,金也不想逼他说出来,也就放任不管了。
目前这个状态已经两周了,还是没什么有效的方法可以让他专心于瓦坎达。
明明是个国王,这样真的好吗……金默默的捂脸,决定无视靠在自己肩上,看上去睡得很香的特查拉。
她尽量小心的放松肩膀,让他靠的更舒服一些,得寸进尺的某人头一歪,凑近金的脖子。
金屏住呼吸,感受着他喷洒在脖子上温热的呼吸,那一阵颤栗让她浑身一震,惊醒了特查拉。
“这是什么……好香……”没睡醒的大猫迷迷糊糊的用脸蹭了蹭金的脖子,下意识的呢喃道。
“像是……金桂?”特查拉又凑近了些,用鼻子嗅了嗅,不确定的问金。
“嗯,是金桂。妖精族身上都有不一样的香味,比如伊莱恩是紫荆,杰拉德是野姜花。”金说道,她扶着特查拉的肩膀把他扶起来,“起来了,特查拉。”
“我马上就要到联合国发表演说了。”
“有关瓦坎达的对外开放?”
“我觉得我们不该再隐居幕后,我们需要做出贡献。”
“我也是一样的看法――祝愿里昂涅斯与瓦坎达共结友好。”
“同祝。”
纽约 联合国总部
其实金没想到特查卡这么急于宣布所有权。
几乎是刚刚演讲完毕,特查拉就拉着金坐上飞船返回瓦坎达,在金还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他就把金介绍给了各个部落的首领和王室成员。
“特查拉!”金拉住特查拉的袖子,有些好笑的问他,“你到底是多没有安全感啊……”
她示意特查拉低下头,双手捧着他的脸,在他的额头上虔诚的吻下去,“我是第十三任妖精王哈勒昆,我在此以妖精之名起誓,我今生属于我的恋人特查拉和我的国家里昂涅斯,忠心于他们,直至永远――”
“je t'aime。”金笑着,看特查拉红着脸,张了半天嘴说不出话来的滑稽样子。
太可爱了。
每一次的心动都是为了什么,每一次的努力是为了什么,每一次的情绪是为了什么――
将我的生命双手奉上,你可还算满意?
金紧紧地抱住他,眼中满是坚定。
我会拼上性命保护我最珍视的东西。
特查拉,我颠倒了整个世界,只为摆正你的倒影。
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.

评论(1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