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·冥

多重人格,斯德哥尔摩症候群,现实主义,中二病患者

各种梗,想到啥写啥

“伊莲恩……”
这是金不知道第多少次叹气。
一旁看书的特查拉脑袋上蹦起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大约一周前金就保持着这个状态,说是不知道给伊莲恩什么礼物,正在发愁,到了现在,还是没有定下主意。
典型的妹控。
特查拉不动声色的放下书,一把抱过金让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,然后低下头猛地拉近两人的距离。
“金……”特查拉轻轻的在她耳边吹气,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,“最近你都不理我呢……”
“抱歉……因为在想送伊莲恩什么礼物比较好……”金还是眉头不展,一副苦恼的样子。
特查拉暗下眼睛,决定暗示的更清楚些。
他把头探到金的脖子处,烙下了一个吻痕。
“呃!特查拉!”金伸手捂住脖子,红着脸瞪他。
“豹子也是需要安慰的啊……”
“……你在吃醋!?那是我妹妹啊!!”
“……”
“我反悔了。早点这样做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。”
特查拉压制住金,笑的一脸阳光。
“等等……特查拉……你别乱来……救命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啊,今天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是那么和平呢。

评论(10)

热度(22)